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坊律师赵荣烈

潍坊律师:负责劳动工伤、刑事辩护、经济纠纷等领域:15863693133.

 
 
 

日志

 
 
关于我

赵荣烈律师,现为山东电视台《生活帮》栏目组特邀律师,潍坊市电视台《法律讲堂》主讲律师,潍坊市广播电台嘉宾律师,在潍坊地区担任十几家大中型企业法律顾问。执业范围遍及山东省内,河南、四川、广东、广西、湖南、黑龙江、吉林等省市的外省当事人也前来寻求委托。 在劳动工伤、经济纠纷、刑事辩护方面成就卓著,其代理的工伤赔偿案件是潍坊全部胜诉,经济纠纷领域也代理了相当多的典型案例,刑事辩护领域代理多起国内有重大影响的特大刑事案件,在潍坊律师界名声鹊起。

网易考拉推荐
 
 

在山东省高院打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官司(依法改判案例)  

2017-06-24 22:34:13|  分类: 律师经典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鲁民一终字第55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中石化胜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二路222号。
法定代表人王庆水,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荣烈,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佃军,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潍坊三陆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潍坊市奎文区行政街52号一层1-3号。
法定代表人杨立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辉,山东豪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术慧,山东豪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洋。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立志。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三陆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济南市天桥区江家池2号。
法定代表人杨立志,该公司董事长。
上诉人中石化胜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原胜利油田胜利工程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胜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潍坊三陆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坊三陆公司”)、杨洋、杨立志、山东三陆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三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潍民初字第2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胜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荣烈、张佃军,被上诉人潍坊三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辉、王术慧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杨洋、杨立志、山东三陆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0年12月31日,胜建公司(乙方)与潍坊三陆公司(甲方)签订了《“碧水兰天”项目基坑支护施工合同》一份。该合同由合同书(第一部分)、通用条款(第二部分)、专用条款(第三部分)及附件组成(附件1:承包人承揽工程项目一览表、附件2:发包人供应材料一览表)。在合同书中约定:由胜建公司承建潍坊三陆公司开发位于潍坊市奎文区东风东街266号“碧水兰天”项目的基坑支护工程;承包范围为基坑支护方案委托设计与施工,施工包括支护工程的人工修整边坡,土钉制作、击入、注浆,钢筋网片铺设、固定、喷射砼面层,预应力锚索成孔、制作、安装、注浆、张拉、锁定,支护桩的成孔、钢筋制作、隐蔽、水下砼的灌注,高压旋喷搅拌桩的施工,砼冠梁、腰梁的制作与施工,以及施工资料编制、试验、检验、设计图纸范围内(除降水部分)的支护全部工程量;工程价款为¥18000000元(暂定),其中发包方供应材料款6000000元(暂定),施工费12000000元(暂定)(含水、电、桩基施工部分产生的土方外运及方案评审费用);计价方式为固定综合单价,工程量以承包方实际完成的数量计算合同总价款据实结算,如有变更、签证,据实调整;开工日期(暂定)为2011年1月5日,竣工日期(暂定)为2011年7月24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200天,实际开工日期以甲方通知为准,拖后的工期顺延。在合同通用条款中约定,在解释顺序上,专用条款优于通用条款。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报告及结算资料后28天内无正当理由不支付工程竣工结算价款,从第29天起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拖欠工程价款的利息,并承担违约责任。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报告及结算资料后28天内不支付工程竣工结算价款,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支付结算价款。发包人在收到竣工结算及资料后56天仍不支付的,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由承包人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承包人就该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在合同专用条款中约定:由承包人提供基坑支护设计图纸,发包人组织评审;监理单位委派的工程师为刘涛,职务为总监理工程师,发包人委托的职权为项目总监;发包人派驻的工程师为宋振鹏,职务为项目经理;承包人方派驻项目经理为刘学军。合同价款与支付约定,合同价款采用综合单价包工(含机械)+发包方提供部分原材料+营业税(3.41%税金)的方式确定;采用可调价格合同,合同价款调整方法为工程量按照实际完成的工程量结算,施工单价按照报价表单价记取,材料按照实际发生数量、价格记取;关于合同价款的其他调整因素,双方约定由发包方要求,属于合同约定工作内容以外的工程量以双方现场签证的方式计入工程总价;关于工程量确认,约定为承包人向工程师提交已完工程量报告的时间,验收合格后三日内;关于工程款(进度款)支付的方式和时间,约定为施工合同签订后,承包方进场开工7日内,支付工程总价款(扣除发包方供应主材金额)17%备料款;在基坑支护工程支护桩施工完成后7日内,付至工程总价款(扣除发包方供应主材金额)40%进度款;支护全部完成前3日内,付至工程总价款(扣除发包方供应主材金额)70%进度款;在基坑支护竣工验收合格后90日内,付至工程总价款(扣除发包方供应主材金额)80%进度款;在土建工程施工至0.000处,土方回填完成后7日内支付完剩余款。关于材料与设备供应,合同约定为承包人采购材料必须符合现行国家质量标准及合格证。关于工程变更,约定为在不影响基坑支护安全的前提下,可以进行适度变更,必须保证质量合格。工程变更及现场签证执行《山东省建筑工程消耗量定额》03版及现行材料估价表,人工单价按43元/人/日;关于违约、索赔和争议,约定发包人逾期付款(应付未付部分),应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支付违约金。因承包人原因,工程质量达不到合同约定的质量标准的,承包人应采取返工、修理、更换等补救措施,发生的费用由承包人承担,工期不予顺延,承包人赔偿发包人因此造成的全部损失。除上述约定外,该合同还对争议解决方式、各方义务责任等其他事项作了约定。附件1中载明承包人承揽工程项目施工费单价分别为:钻孔灌注桩470元/立方米,钢筋加工400元/t,预应力锚索215元/米,土钉80元/米,喷射砼100元/平方米,砼冠梁400元/立方米,高压旋喷110元/米;其他费用中设计费为300000元,税金3.41%。
2010年12月31日,胜建公司(乙方)与潍坊三陆公司(甲方)还签订了《“碧水兰天”项目打井及降水施工合同》一份,双方约定由胜建公司承包潍坊三陆公司开发的位于潍坊市奎文区东风东街“碧水兰天”项目打井及降水工程,承包范围:打降水井共计53口,井深23米,总计1219米,降水暂定200天;开工日期按甲方通知,竣工日期按甲方要求时间完成,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按实际发生计算;工程质量标准为合格;合同价款:金额¥545900元,大写伍拾肆万伍仟玖佰元整,其中打降水井单价为100元/米,降水费用为每口井40元/台/日(不含电费);主排水管材料由甲方提供,乙方负责施工;其它所有费用由乙方承担。本打井费用包括:1、按井点布置图定位放线,管井成孔,下直径500毫米的无砂砼管,下井管时,管外缠纱网,用16#铁丝将3根通长竹片将纱网及井管固定在一起,从井管四周均匀填滤料(为过筛中黄沙),洗井要自下而上反复进行,直到井底无泥沙,洗出清水,使井内水位接近周围地下水位为止,在洗井过程中,不断的将低于井口高度1米以下的部分用中黄沙找补,打井工作完毕后,在井口四周用黄土填好,并将井口盖好,不能使杂物落入井内;2、水费、电费;3、泥浆外运。降水费用包括:所有降水井的配套设施及分支管线的敷设,与其相关所有材料的损耗及所有人员费用。工程完成验收合格后七日内支付完成工程量的70%;完成降水任务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质量要求:满足降水要求的相关标准和规范。乙方责任约定为:1、乙方必须严格按照规范要求施工,所用材料必须符合规范规定,满足工程要求;2、如因施工工程质量问题不能满足工程要求,乙方无条件整改并承担全部费用;3、降水如达不到设计和施工要求,乙方负责无偿洗井及采取措施确保降水质量,费用由乙方承担……。除上述内容外,该合同还对安全责任及争议解决方式等作了约定。
上述两份合同签订后,胜建公司组织人员对承包的工程进行了施工,工程未全部施工完毕,双方因工程款支付等产生纠纷,无法继续履行合同,于2012年7月15日进行了工程交接,于2012年7月31日、9月26日对相关设备及钢筋材料进行了移交,胜建公司撤离工地。
另查,(一)关于工程造价问题。胜建公司主张其已完成工程价款为8681041.34元。分项工程、工程量、工程款如下:灌注桩为5181.9立方米,合同单价为470元/立方米,施工产值为2395223元;土钉9米的980根、3米的24根,合计7992米,合同单价为80元/米,施工产值为636360元;喷射砼工程量为5684.77平方米,合同单价为100元/平方米,施工产值为568477元;砼冠梁的工程量为431.4立方米,合同单价为400元/立方米,施工产值172560元;高喷桩972米,合同单价为110元/米,施工产值为106920元;钢筋660.96t,合同单价为400元/t,支护设计费300000元,预应力锚索144622米,合同单价为215元/米,施工产值为3109330元【上述总额7556254元,含税合计金额为7813923元(按照税率3.41%计算)】;降水工程的工程量及工程款分别为:24米的7口井、16米的57口,合计打降水井1080米,按照100元/米计算,施工产值为108000元;降水工程中39口井降水213天、18口井降水243天、4口井降水49天,系降水工程1的工程量;61口井降水10天系降水工程2的工程量,均按照合同价款40元/天计算,降水工程1的施工产值为515080元;2012年7月17日至2012年7月27日移交降水工程时产生降水工程款为24400元;工程签证的价款总额为119638.34元;索赔项目100000元。潍坊三陆公司以未验收为由不予认可。
为证实上述主张,胜建公司提供了其曾于2012年1月5日、7月17日、7月22日、7月24日报请潍坊三陆公司及监理方确认的工程量表予以证明,其中2012年1月5日的工程量表载明支护设计费300000元、降水井1080米、降水工程1470天等内容,潍坊三陆公司盖章并注明“情况属实”;2012年7月17日的工程表载明:灌注桩5181.9立方米(合同单价470元/立方米)、土钉7803米(9米的859根、3米的24根)(合同单价80元/米)、喷射砼6201平方米(合同单价为100元/平方米)、砼冠梁432立方米(合同单价为400元/立方米)、降水井1080米(7口24米、57口16米)(合同单价为100元/米)、高喷桩972米(合同单价为110元/米)、钢筋640.19t(400元/t)、支护设计费300000元、预应力锚索14462米(合同单价为215元/米)、降水工程12816天(212天×39口/天+242天×18口/天+48天×4口/天)(合同单价40元/天)、含税施工产值合计为8526774元等内容,该工程量表中潍坊三陆公司盖章并标注了“三方于2012年7月12日对施工现场进行了测量统计,此已完工程量需第三方审计部门进行审计,其已完工程量未组织验收,未提供隐蔽验收等相关手续、设计未履行完合同的约定”等内容,监理方意见载明“同意建设方意见”;2012年7月22日的工程量表中载明:灌注桩为5096.22立方米、土钉7992米(9米的980根、3米的24根)、砼冠梁431.4立方米、高喷桩972米、预应力锚索10150米、喷射砼4229.07平方米,潍坊三陆公司盖章并注明“工程量属实”的内容;2012年7月24日工程量表中显示完成的钢筋加工660.96t,潍坊三陆公司盖章并注明了“工程量属实”的内容。潍坊三陆公司对提供的2012年1月15日及7月22日的已完工程量确认单真实性无异议,对胜建公司主张的灌注桩、土钉、砼灌梁、高喷桩工程量及钢筋加工费也无异议,但认为工程质量不合格,且工程没有经过验收,不应支付工程款;潍坊三陆公司对胜建公司提供的2012年7月17日的已完工程量表中所加盖公章没有异议,但签章只是表明对胜建公司已报工程量的回复,不是对工程量的认可,且该表中的数据与2012年7月22日的工程量表中的数据存在不符,不能证明胜建公司关于支护设计费300000元、预应力锚索价款3109330元、喷射砼568477元的主张成立。
胜建公司还提供了2011年8月19日、12月26日、2012年1月5日、6月7日的工程签证证明其主张的签证工程价款成立。其中,2011年8月19日的签证是因“北门C25混凝土底板浇筑、倒运25三级钢筋、西南角、东北角围挡、加工狗笼子、门卫室浇筑混凝土地面(4米×7米×10米);西南门浇筑钢筋混凝土地板”签证的装载机、挖掘机及人工费合计3140元;2011年9月7日的签证是因“基坑东侧场地存在塔混凝土基础、楼混凝土基础及建筑垃圾严重影响桩基施工,采用PC90型破碎锤破碎机挖掘机清理,基坑南侧钢筋加工场地坑洼不平,存在建筑垃圾严重影响钢筋加工。采用LG933型装载机整平”而签证的机器费用6680元;2011年12月26日、2012年1月5日分别因“1、南侧施工场地便道采用挖掘机破碎建筑垃圾、清渣、装卸垃圾、整平,并用25T自卸车外运垃圾,浇筑厚度15厘米的混凝土路面;2、基坑外坡道基层铺设30厘米3:7灰土,第1层15厘米灰土采用拌和机搅拌灰土,第2层15厘米采用挖掘机搅拌灰土装载机摊平,挖掘机整平压实,压路机碾压,面层浇筑厚度15厘米的C25混凝土路面;3、北侧大门口路面浇筑厚度15厘米双排Φ10钢筋网片的C30钢筋混凝土;4、基坑西南门铺设Φ10单排钢筋网片”、“10月10日10:30至11日11:30钢筋供货商因材料款问题将北门封堵,导致已成孔桩号为175#、178#桩无法及时进行混凝土灌注,造成塌孔,因此造成该两颗桩混凝土用量严重超方”而对胜建公司施工的工程量进行的签证,胜建公司分别主张2011年12月26日签证工程款为97617.15元,2012年1月5日签证工程款为5461.19元;2012年6月7日系因“基坑东侧57#、59#、54#、58#、56#、51#降水井水量大,降水深度始终未达到设计要求标高-19.7米,经勘察院、建设单位、监理单位、施工单位协商,依据勘察报告坑底第⑦层粘土层下为中粗砂含水层,具有微承压性,水量大,商议决定增补降水井数量4口”而完成并签证的工程款为6740元。潍坊三陆公司对胜建公司主张的于2011年8月19日签证的混凝土底板浇注工程款3140元、2011年9月7日签证的清理场地工程款6680元、2012年6月7日签证的增补降水井工程款6740元均无异议;对胜建公司主张的2011年12月26日签证的混凝土路面施工工程量价款97617.15元、2012年1月5日签证的钢筋供货商材料款问题堵门造成的未及时灌注混凝土而超方产生的价款5461.19元,不予认可,但对签证工程量予以认可。2013年7月31日胜建公司仅就其上述主张的签证日期为2011年12月26日、2012年1月5日的签证工程量对应的工程款申请鉴定,后双方于2013年8月31日协商一致确认上述两部分签证工程的工程款合计为80000元,胜建公司以此为由于2013年9月18日向本院撤回鉴定申请。
胜建公司还主张自2011年6月1日至2011年7月15日,因强拆造成拆迁户阻扰施工,占据施工现场,其被迫停工,造成机械、人员损失100000元,提供了潍坊三陆公司2012年6月27日的复函予以证明,潍坊三陆公司予以认可。
(二)关于已付工程款数额问题。胜建公司主张潍坊三陆公司已支付工程款4800000元。潍坊三陆公司反驳称除该4800000元外其还为胜建公司垫付了电费204346.52元及房屋租赁费116300元,应予以扣减。庭审中,胜建公司、潍坊三陆公司于2013年8月31日达成一致意见并确认本案已完工程款总额中应扣减电费202346.52元,差额2000元潍坊三陆公司放弃主张权利。关于房屋租赁费,经胜建公司质证,认可应由其承担,对具体数额要求庭后核实,但未作出合理说明,潍坊三陆公司就该项费用的主张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
(三)胜建公司还以潍坊三陆公司违约为由,要求潍坊三陆公司赔偿其违约损失1310000元,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为2011年10月6日至2012年6月20日停工损失1023927.3元,具体包括:基坑支护工程停工天数为227天,人工费为376200元【锚索施工人员差旅费为4200元(60人×70元/人)+定额人工单价调增费用372000元{31000工日×(56-44)元}】、施工机械使用费为222664.3元、现场管理费为283160元(包含项目部人员管理费、值班车辆费),总部企业管理费68100元、房租24750元、利息51933元(以上合计1023927.3元);第二部分为自2012年7月15日至2013年4月15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损失201808元;第三部分为自2012年7月15日至2012年9月26日损失93223.36元。胜建公司称以上三部分其仅主张1310000元。
为证实上述主张成立,胜建公司提供了其单方出具的工作联系单、施工周报、收发材料登记台帐等证据,其中,2011年11月8日工作联系单载明:2011年10月30日支护桩工程已完成施工,按照合同约定,潍坊三陆公司应于7日内将工程款2800000元拨付,但截至2011年8月11日,该工程款未支付到位,胜建公司将于2011年11月9日7:00停工。同日,胜建公司以潍坊三陆公司未付款为由申请工程临时延期。潍坊三陆公司人员签收了该工作联系单。2011年11月22日的工作联系单载明:建设单位应于2011年11月6日前支付工程款2800000元,现已完报分项工程工程付款申请表,请审查并开具工程款支付证书。2012年1月5日的工程付款申请表【附碧水兰天2011年完成工程量(支护工程、工程签证、降水工程、机械人员停工损失)】载明:2011年11月6日前应支付的2800000元,现已经支付900000元,请尽快支付余款1900000元及其他工程款527363元。在材料收发登记台帐中无潍坊三陆公司签收情况的记载。2012年3月8日的工程款支付申请表载明:建设单位应在2011年11月6日前支付工程款4800000元,现已经支付3400000元,请尽快支付余款1400000元及其他款项591232.39元(降水井施工费108000元、降水施工费2011年58800元、降水施工费2012年1月2月136800元、基坑场地东侧处理签证6680元、零星工程签证3140元、10月12日停工签证5961.19元、基坑周边道路签证105831.2元、机械人员停工损失166020.00元),共计1991232.39元。同日,潍坊三陆公司予以签收。另外,胜建公司提供了2012年6月1日、7月12日其书面函件证实其该主张成立,其中2012年6月1日的函件载明:欠工程款100多万元及工程签证121612.39元、索赔款166020元,并请潍坊三陆公司于2012年7月1日支付到位。同年6月27日潍坊三陆公司复函胜建公司,胜建公司又于2012年7月3日函复潍坊三陆公司,胜建公司在函件中称“对房租95000元,需商榷,对于家俱、空调、电视不应计入垫付款;合同工期为200天,截止2011年6月20日超出竣工期限321天,工期停工致使项目部施工成本增大,数额为1023927.3元,请在收函后7日内对工程量、工程签证总金额予以确认,并于14日内支付到位”。潍坊三陆公司以胜建公司主张的上述违约损失无事实依据为由不予认可。关于停工天数,胜建公司主张为227天,潍坊三陆公司不予认可,并对胜建公司主张的停工损失计算标准持有异议,认为双方未约定损失计算方式,若存在停工损失,应由胜建公司证明过错程度及实际损失,在此前提下方可认定。
胜建公司、潍坊三陆公司对于工期存在延误的事实无异议,但对于延期原因双方争议较大。胜建公司主张原因在于潍坊三陆公司拖欠备料款和进度款以及不及时拆迁清理、土方开挖滞后等原因造成,其提供的前述催款发函及会谈记录等予以证实。
针对潍坊三陆公司关于施工质量不合格的抗辩主张,胜建公司反驳称其施工质量是合格的,提供了2012年7月15日工程交接明细表及基坑位移观测成果表,证明2011年4月5日至2012年7月24日由山东正元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作为观测单位出具观测记录显示工程在2012年7月24日,工程质量是合格的。经质证,潍坊三陆公司对胜建公司提供的工程交接表的内容无异议,对基坑位移观测成果表的真实性亦无异议,但对胜建公司的反驳主张有异议,认为胜建公司施工设计及施工质量存在质量问题。
再查,潍坊三陆公司抗辩并反诉主张因胜建公司施工设计方案存在严重缺陷、且施工质量存在严重问题,根据双方签订的打井降水合同第八条的约定,胜建公司应当整改并采取措施保证降水质量,费用由胜建公司负担;因潍坊三陆公司重新与第三人签订合同造成了后续施工的损失309075.9元,应由胜建公司赔偿,详细计算方式为:与第三方签订的合同总价为1368000元,共57口井,每口井为24000元,其中53口井由胜建公司部分施工,以24000元乘以53口井减去胜建公司与其签订合同的价款545900元。
为证实上述主张成立,潍坊三陆公司提供了由潍坊天鹏建设监理公司于2012年6月25日出具的监理工程师通知单、2013年4月8日署名为济南中建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潍坊碧水兰天工程项目部出具的监理工作联系单、2011年11月16日的降水申请表、检测报告、会议纪要、山东省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基坑支护及降水设计方案评审报告书、保安工程设计方案,潍坊三陆公司与他方签订的基坑支护施工合同、打井及降水施工合同等证据予以证明。经质证,胜建公司认为上述证据不能证明潍坊三陆公司的反诉主张成立:监理工程师通知单并未送达胜建公司,对真实性不予认可;监理工作联系单并非合同约定的监理方出具,且该联系单系涉案工程交接使用后近一年的时间才出具,潍坊三陆公司据此主张工程质量不合格不应得到支持;从降水申请表看,降水井的降水都是经过监理单位及建设单位同意后才降水的,且降水工程已经投入使用,如果工程不合格是不能签发降水令的,该证据能证明降水工程是合格的,已投入使用;检测报告不能证实潍坊三陆公司的反诉主张成立,该报告不是双方委托的,胜建公司不知情,也没参与,对样本的提取也不知情,不能证明工程质量不合格;会议纪要,能证明胜建公司已经进行了整改,整改后不存在质量问题;设计方案与胜建公司无关;施工合同等只能表明涉案工程在双方交接后,潍坊三陆公司重新委托第三方在胜建公司施工的基础上继续施工的事实,既然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的质量不符合为由主张权利,不应得到支持。庭审中,潍坊三陆公司一方面自认其在胜建公司施工工程基础上委托第三人继续施工,另一方面于2013年7月30日向本院提交申请,要求对该部分损失进行鉴定审计,但在法庭调查及辩论终结前均未提供证实损失存在的基本事实证据。
关于潍坊三陆公司反诉主张的打井及降水工程延误损失,提供了110组记账凭证及付款明细,证实其在涉案工地工程项目总投入为25743674.65元(其中包括已付胜建公司工程款4800000元、垫付电费204346.52元及房屋租金116300元),潍坊三陆公司主张打井及降水工程延误的损失应当以总投入资金为基数,自合同约定的应竣工日期2011年7月24日至双方交接工程日期2012年7月15日计357天,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日损失为4337.63元计算,金额为1548534.9元。经质证,胜建公司对上述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潍坊三陆公司针对除涉案工程外其他工程项目的投资情况与本案无关。
胜建公司还主张在其已完工程范围内优先受偿,潍坊三陆公司认为其不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
另查明,胜建公司具有涉案工程的施工资质。杨立志、杨洋、山东三陆公司系潍坊三陆公司的股东。胜建公司提供了杨立志于2010年1月25日将其在潍坊三陆公司的股权4600000元转让给山东三陆公司的股权转让协议书、银行电子汇款回单、单位活期账务明细等证据,认为在潍坊三陆公司不能证明其注册资金10000000元的资金流向情况下,有股东抽逃出资的嫌疑,三股东应对涉案债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潍坊三陆公司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胜建公司的主张有异议,认为潍坊三陆公司作为独立法人主体,应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杨洋、杨立志及山东三陆公司作为股东不应承担责任。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双方签订的《“碧水兰天”项目基坑支护施工合同》、《“碧水兰天”项目打井及降水施工合同》、碧水兰天工程已完工程量明细表、工程签证单、工程交接明细、工程款支付申请表、函件、施工通报、会议纪要、工商登记材料、银行电汇凭证、交易明细、监理工程师联系单、监理工作联系单、工程款支付凭证、施工合同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在案为证。
胜建公司在原审的诉讼请求是:请求依法判令潍坊三陆公司支付拖欠工程款3781041.34元、违约损失1318958.66元,共计5100000元;潍坊三陆公司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2012年12月,胜建公司以杨立志、杨洋及山东三陆公司系潍坊三陆公司的股东,在潍坊三陆公司注册成立后4个月的时间内,三股东几乎抽逃了全部注册资金,违背公司法规定的资本维持原则,侵害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为由,申请追加杨立志、杨洋及山东三陆公司为共同被告。后,又增加诉讼请求:一、确认胜建公司对其承建的碧水兰天在建项目工程享有优先权;二、依法判令杨立志、杨洋、山东三陆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潍坊三陆公司在原审中的反诉请求是,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一、胜建公司向潍坊三陆公司承担打井及降水工程后续施工的损失309075.9元(以鉴定结果为准);二、胜建公司支付潍坊三陆公司因打井及降水施工工期延误造成的损失1664594.49元。后潍坊三陆公司变更其第二项反诉请求为:胜建公司支付潍坊三陆公司因打井及降水施工工期延误造成的损失1548534.9元(以25743674.65元为基数,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日损失为4337.63元,自双方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2011年7月24日起至2012年7月15日止,计357天)。
原审认为,胜建公司与潍坊三陆公司签订的《“碧水兰天”项目基坑支护施工合同》、《“碧水兰天”项目打井及降水施工合同》均系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均属有效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胜建公司将已施工的工程交付给潍坊三陆公司,并撤离施工场地,潍坊三陆公司亦自认其在胜建公司施工工程基础上委托第三人继续施工,双方已不存在继续履行施工合同的基础,潍坊三陆公司应就胜建公司的已完工程量进行结算并支付对应工程价款。本案争议焦点:1、胜建公司已完工程总造价;2、潍坊三陆公司已付工程款数额(包含垫付款在内);3、胜建公司主张的违约损失、股东是否承担责任及优先权的认定;4、潍坊三陆公司反诉的损失如何认定。
(一)关于已完工程总造价。根据合同约定,合同范围的工程计价方式为合同固定单价,故本焦点问题的关键在于工程量的认定。对于胜建公司主张的已完工程中的灌注桩5096.22立方米、土钉7990米、砼冠梁431.4立方米、高喷桩972米、钢筋加工量660.96t,潍坊三陆公司无异议,本院予以直接确认,根据合同约定的固定单价,胜建公司已完的上述工程造价分别为:灌注桩2395223元(5096.22立方米×470元/立方米)、土钉639360元(7992米×80元/米)、砼冠梁172560元(431.4立方米×400元/米)、高喷桩106920元(972米×110元)、钢筋加工量264384元(660.96t×400元/t)。潍坊三陆公司主张的签证的工程款:2011年8月19日签证的因浇筑混凝土、倒运钢筋等工程款3140元;潍坊三陆公司于2011年9月7日签证的因清理及整平场地而施工的工程款为6680元;潍坊三陆公司于2011年12月26日签证混凝土路面施工、于2012年1月5日签证的175#、178#两桩超方及窝工费用,合计80000元;潍坊三陆公司于2012年6月7日签证的增补降水井工程款为6740元,以上合计96560元,潍坊三陆公司亦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预应力锚索的工程量应以胜建公司提供的潍坊三陆公司于2012年7月22日注明工程量属实的已完工程量表进行认定,即工程量为10150米,根据合同约定的固定单价215元/米,胜建公司已完的该项工程价值为2182250元。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喷射砼工程,根据胜建公司提供的2012年7月22日由潍坊三陆公司注明工程量属实的已完工程量表,能够认定该项工程量为4299.07平方米,根据合同约定的固定单价100元/平方米,故胜建公司已完的该项工程造价为429907元。胜建公司关于预应力锚索及喷射砼工程价款超出本院核定部分,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支护设计费,非系需鉴定的项目,且根据胜建公司提供的2012年1月5日的完成工程量表载明的内容,显示了支护设计费为300000元,潍坊三陆公司注明了情况属实,本院对胜建公司主张的该项费用予以支持。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降水井工程,根据胜建公司提供的2012年1月5日的完成工程量表显示降水井工程的工程量为1080米,潍坊三陆公司在该工程量表中注明了“情况属实”的内容,且根据合同约定,单价为100元/米,故胜建公司主张的降水井工程108000元应予以支持。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降水工程量,根据胜建公司提供的2012年1月5日潍坊三陆公司载明情况属实的工程量表,能够认定至2012年1月5日降水工程施工1470天,根据合同约定的单价40元/天,胜建公司至2012年1月15日的降水工程价款为58800元,该部分工程款本院予以确认。胜建公司主张降水时间为12877天,其提供的2012年7月17日的已完工程量表载明为12876天,而其在庭审中称该工程表中载明的该项工程有一天误差,应为12877天,潍坊三陆公司不予认可,且根据胜建公司提交的工程量表中潍坊三陆公司注明的内容以及胜建公司的自身陈述,在胜建公司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2012年7月17日的工程量表不能作为认定截止到2012年7月17日胜建公司已完工程量及工程款的有效证据,胜建公司关于2012年1月15日至2012年7月15日期间降水工程量的主张,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胜建公司还主张其自2012年7月17日后,降水工程并未停止,直至2012年7月27日移交降水工程时产生了降水工程款为24400元,胜建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潍坊三陆公司不予认可,且同胜建公司提供的交接明细中“降水井交接时间为2012年7月15日”不符,对胜建公司该部分主张,亦不予支持。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索赔款100000元,潍坊三陆公司无异议,法院予以确认。综上,胜建公司的已完工程价值为7075293.60元{(灌注桩2395223+土钉639360元+砼冠梁172560元+高喷桩106920元+钢筋加工费264384元+喷射砼工程429907元+预应力锚索工程2182250元+支护设计费300000元)×(1+税率3.41%)+2011年8月19日签证工程3140元+2011年9月7日签证工程6680元+2011年12月26日、2012年1月5日签证工程合计80000元+2012年6月7日签证工程6740元+降水井工程108000元+降水工程58800元+索赔款100000元}。
(二)关于已付工程款问题。当事人双方对潍坊三陆公司已付4800000元工程款的事实无异议,对胜建公司的已完工程款中应扣除电费202346.52元亦无异议,法院予以确认。对于潍坊三陆公司主张的垫付房屋租金费用,胜建公司虽认可潍坊三陆公司存在垫付租金事实,但双方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应予扣减的具体数额,对潍坊三陆公司的该项主张,法院不予支持。故,潍坊三陆公司包括垫付电费在内,已向胜建公司支付工程款数额为5002346.52元,该部分数额应当从胜建公司已完工程总造价中予以扣除,即潍坊三陆公司欠付胜建公司的工程款数额为2072947.08元。
(三)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违约损失,根据胜建公司提供的工程签证单,胜建公司在2011年11月6日至2012年6月20日期间存在施工事实,胜建公司要求潍坊三陆公司自2011年11月6日至2012年6月20日期间的停工损失1023927.3元,其提供的其向潍坊三陆公司索赔的函件及损失附表,结合其提供的施工周报中对存在问题进行了整改的记载,不能充分证明索赔事实成立,故对胜建公司该损失的主张,不予支持。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2012年7月15日至2012年9月26日停工及施工机构迁移费用按照建安工程费12000000元的1%计算,其所提供的现场材料交接表、现场撤场设备清单、现场移交钢筋重量确认单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损失事实成立,且本案系胜建公司未全部竣工情形下,双方协商提前解除合同情形,双方也未对损失承担进行约定,故胜建公司该项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胜建公司主张的2012年7月15日至2013年4月15日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损失,根据胜建公司、潍坊三陆公司提供的工程交接材料,能够证明2012年7月15日胜建公司将已完工程交接给潍坊三陆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胜建公司可就欠付工程款主张自工程交付之日起算的利息损失,故胜建公司主张自2012年7月15日至2013年4月15日期间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欠付工程款利息损失,符合法律规定,但数额应以法院认定的实际欠付工程款数额即2072947.08元为基数进行计算,胜建公司超出该部分的利息主张,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胜建公司主张杨洋、杨立志及山东三陆公司恶意抽逃出资,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三股东存在恶意抽逃出资的事实成立,故胜建公司要求该三被告承担连带付款责任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胜建公司对已完工程优先受偿的主张,因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制度的确立,旨在解决我国建筑行业普遍存在的拖欠工程款,以及由此而引发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胜建公司对其已完工程主张优先受偿权符合法律规定,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三条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受偿的范围约定,除了承包人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在工程建设中实际支出的费用,其他的费用不能享受优先权”之规定,胜建公司的索赔款100000元及欠付工程款的利息损失部分不属于优先受偿范围。经审查,本院确定的优先受偿范围为1972947.08元,超出部分无法律及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四)关于潍坊三陆公司反诉后续施工及停工损失,其该主张以胜建公司的降水井施工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为前提,潍坊三陆公司提供的降水申请表、检测报告、会议纪要、山东省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基坑支护及降水设计方案评审报告书、保安工程设计方案,潍坊三陆公司与他方签订的基坑支护施工合同、打井及降水施工合同等证据不能充分证明胜建公司交付的降水井工程存在质量问题,结合潍坊三陆公司所自认的其委托第三人在胜建公司所交付的工程基础上继续施工的事实,潍坊三陆公司的该反诉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潍坊三陆公司虽要求对其主张的后续施工及停工损失申请鉴定,但在潍坊三陆公司不能提供基本事实证据情况下,其该主张不符合鉴定条件,故对其该鉴定要求,不予准许。潍坊三陆公司可待证据充分后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百七十九条、第二百八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原审判决:一、潍坊三陆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付胜建公司工程款2072947.08元及欠付工程款利息(以2072947.08元为基数,自2012年7月15日至2013年4月15日期间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二、胜建公司在1972947.08元范围内对其已完涉案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三、驳回胜建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潍坊三陆公司的反诉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7500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共计52500元,由胜建公司负担30264元,潍坊三陆公司负担22236元。反诉费11282元,由潍坊三陆公司负担。
上诉人胜建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1、关于预应力锚索工程量。2012年7月22日的工程已完工工程量表中注明了预应力锚索工程量10150米的统计范围只是“西、北、南侧第一道、东侧第一道、第二道锚索”,并非全部工程量。但是原审判决只据此认定了这部分而未认定实际全部的工程量。从2012年1月5日“2011年度完成工程量”表中就可以看出,截止到2012年1月5日,预应力锚索的工程量就是10178米,难道到2012年7月22日反而成了10150米工程量越干越少吗?实际的工程量从2012年7月17日工程已完工程量表、2012年7月15日工程交接明细、2012年7月15日现场施工照片等证据中都可以看出。2、关于喷射砼工程量。2012年7月22日工程已完工程量表中喷射砼4299.07平方米工程量的统计范围只是“西、北、南侧-8米以上及东侧第二排锚索以上喷射混凝土”,并非是全部的工程量。原审判决同样只是人都能搞定了其中的一部分而未依法认定喷射砼全部施工工程量。实际的工程量从2012年7月17日工程已完工程量表、2012年7月15日工程交接明细、2012年7月15日现场施工照片等证据中都可以查明。(3)关于降水井降水工程量。原审判决片面的引用了2012年1月5日的工程量表,却说该工程量表证明我方的降水工程施工至2012年1月15日,是十分荒谬的。该工程量表中,实施降水工程的降水井是18+39=57口井,在2012年7月17日工程量表中降水井是18+30+4=105口井。在原57口井持续降水、新增补的4口井经核查并签发降水开工指令降水后,降水工程量在此后半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未有变化?实际工程量可以从三份降水申请表、两份电费确认单、一份电费结算说明、2012年7月17日的工程已完工程量表、2012年7月15日工程交接明细表、潍坊三陆公司与山东省振华建筑基础有限公司签订的《“碧水兰天”项目打井及降水施工合同》中都可以证明。三份降水申请表可以证明,18口降水井是从2011年11月16日开始降水的,39口降水井是从2011年12月16日开始实施降水的,增补的4口降水井是从2012年5月28日开始实施降水的。这些降水申请表与我方主张的降水工程量是相吻合的。潍坊三陆公司历份往来函件中均未有降水施工停止的记载。这些都足以说明我方持续不间断实施降水的事实。从电费结算说明可以看出,“本工程降水井降水(于2011年11月16日部分降水井开始降水)的电费由建设单位承担。”并计算了截止到2012年4月27日的降水井电费是297784.80元;根据2012年5月22日、2012年6月22日降水井的电费也分别为63432.87元、74739.88元,这些都证明了降水井一直在实施降水,否则不会产生降水的电费。根据建设部发布的《建筑与市政降水工程技术规范》的规定,降水一旦实施就不可能中途停止。因此,降水施工的工程量的计算起止时间应从我方降水申请表中确定的日期到山东振华公司接手降水施工的日期止。(4)关于工程价款。潍坊三陆公司在2011年12月8日的年度完成工程量表中确认,我方截止到2011年12月8日就已经完成了工程价款7148539元,但原审判决认定我方最终完成工程价款为7075293.60元,经过半年施工,工程价款反而越来越少,显然是不对的。(5)关于潍坊三陆公司违约的事实。我方提供的关于潍坊三陆公司工程款应付明细表及多份会议纪要、施工周报、会议签到表、工作联系单、工程款支付申请表、工程临时延期申请表、文件收发登记台帐、2011年度完成工程量表、所发的数份函,都相互印证我方于2012年10月30日完成支护桩工程,潍坊三陆公司2012年11月6日应付280万元进度款而拖欠拒付工程款的事实。其中在2011年12月8日的工程量表中,监理单位也明确注明我方已按图纸完成支护桩施工。潍坊三陆公司违约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审不予认定实为不当。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关于停工损失的赔偿问题。上诉人主张从2011年11月6日至2012年6月20日期间停工损失的法律依据是:根据基坑支护合同专用条款第35条发包方违约的责任35.1及合同通用条款第26.4条。上诉人向潍坊三陆公司持续不断的催付工程款及相应停工损失,潍坊三陆公司一直拒绝支付相应违约损失。2012年6月27日潍坊三陆公司回函,确认因己方原因造成了停工的事实,同意按照合同条款及国家规定计算我方的停工损失。应其要求,我方2012年7月3日向潍坊三陆公司致函,因工期停滞而造成的损失大幅增加,向潍坊三陆公司主张停工损失为1023927.3元。潍坊三陆公司之后也未对停工的事实及停工的损失数额计算提出异议,应依法确认我方的停工损失。在潍坊三陆公司拖欠支付备料款及进度款的情况下,我方主张的同期贷款利率也未予确认,原审判决无视潍坊三陆公司拖欠支付工程款的事实和合同约定。2、关于利息的计算问题。合同于2012年7月15日解除后,潍坊三陆公司拒付相关的工程款,因此我方主张2012年7月15日至2013年4月15日的利息共计201808元,原审判决对工程量及停工损失赔偿的认定存在错误,导致该期间的利息计算基数存在错误。3、关于2012年7月15日至2012年9月26日停工损失及施工机构迁移费原审未予认定,不符合法律规定。我方撤场是因为潍坊三陆公司拒付工程进度款,导致无法正常施工,后又单方解除两份施工合同并将工程承包给其他公司,导致我方无法继续履行合同,由此造成的我方机械设备人员的撤场费用均应由潍坊三陆公司赔偿。按照建设部《市政工程可行性研究估算编制办法》费用内容及计算方法:“应按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有关规定计算,如无规定,可按第一部分工程费用建、安工程费总值的0.5%-1%估算。”按照基坑支护施工合同价款1800万元计算,施工机构迁移费用在9万元-18万元之间。我们只主张93223.36元。4、关于潍坊三陆公司三股东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上诉人提交的银行交易记录、工商局的注册资料显示:潍坊三陆公司的1000万注册资本在公司成立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即几乎全部抽逃。潍坊三陆公司应对1000万元注册资金的去向作出合理解释和证明,拒不证明应推定上诉人主张成立。根据《公司法》第二十条、三十六条的规定,应认定三股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综上,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潍坊三陆公司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依法维持原审判决,驳回胜建公司的上诉请求。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的诉辩主张,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问题有五个:一、原审关于涉案工程预应力锚索工程量的认定是否正确;二、原审关于涉案工程喷射砼的工程量的认定是否正确;三、原审关于涉案工程降水井降水工程量的认定是否正确;四、关于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违约及相关损失的赔偿请求原审判决是否正确;五、被上诉人杨洋、杨立志、山东三陆公司应否就本案相关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原审直接以2012年7月22日由涉案工程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建设单位签字盖章确认的《碧水兰天工程已完工程量》表(以下简称“《7月22日工程量表》”)为依据,确认该表中记载的10150m为胜建公司最终完成的预应力锚索工程量,认定错误。理由是:除《7月22日工程量表》外,上诉人在原审中还提交了一份2012年7月15日由涉案工程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建设单位签字盖章确认的《碧水兰天工程已完工程量》表(以下简称“《7月15日工程量表》”),被上诉人对该表的真实性并无异议。《7月15日工程量表》中关于预应力锚索的记载是“1、南侧第二道锚索完成工程量2016m,2、西侧第二道锚索完成数280m,3、东侧第三道(-9.40m)锚索完成数2016m”,而《7月22日工程量表》中关于预应力锚索的记载是“西、北、南侧第一道、东侧第一道、第二道锚索工程量10150m”,二者记载的工程范围名称并不重合,且二审庭审中,本院要求被上诉人确认两份工程量表中记载的工程量哪些部分存在重合,对此被上诉人不能确认。因此,可以认定两份工程量表中确认的工程量不存在重合。因此,上诉人主张的关于涉案工程预应力锚索的已完工程量应是两份工程量表记载的完成工程量之和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信。故,涉案工程预应力锚索工程量应确定为2016+280+2016+10150=14462米,该部分工程价款应为14462米X215元/米=3109330元。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原审直接以《7月22日工程量表》为依据,确认该表中记载的4299.07平方米为胜建公司最终完成的喷射砼工程量,认定错误。理由同对第一个焦点问题的分析,涉案工程胜建公司已完成喷射砼工程量应为《7月15日工程量表》、《7月22日工程量表》确认的喷射砼工程量之和,即为[(228.80+514.96+37.44+92.7+89.7)+77.1+345]+4299.07=5684.77平米,该部分工程价款应为5684.77平米X100元/平米=568477元。胜建公司关于本焦点的上诉理由成立,对其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第三个焦点问题。双方对截至2012年1月5日为止上诉人降水施工工程款为58800元并无异议,对此本院予以确认。关于2012年1月5日之后的降水施工工程量,上诉人的主张若成立应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现对上诉人关于该焦点问题在本案一、二审中提交的证据情况作如下分析:
上诉人提交的直接证据有:一是2012年7月17日的《碧水兰天工程已完工程量》表,该表中记载降水工程量为12816天,但对此作为建设单位的被上诉人和监理单位在该表意见栏均未签署直接认可的意见,因此该表不能作为认定降水工程量的依据;二是2012年6月27日制作的《工程量现场确认单》,该确认单记载降水施工费用为576720元,该确认单虽有监理单位盖章,但被上诉人对该确认单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且作为建设单位,其未在该确认单上盖章,也未签名及签署任何意见。本院认为,建设单位之间与监理单位之间虽然是委托关系,但在没有特殊约定和授权的情况下,监理单位只有审核工程量的权利,其确认的工程量对建设单位不当然具有约束力,故即使该确认单真实,也不能证明实际的降水施工工程量。
上诉人提交的间接证据有:三份降水申请表,证明降水开始的时间分别为2011年11月16日(18口井)、2011年12月16日(39口井)、2012年5月28日(4口井);上诉人提交的电费结算说明、电费确认单,仅能证明截止到2012年6月25日还在因降水产生费用;潍坊“碧水兰天”项目工程交接明细,证明降水工程交接的时间为2012年7月15日;上诉人提交的行业标准《建筑与市政降水工程技术规范》及专家证人的证言,仅能证明按行业规定抽水设备应进行定期保养,降水期间不得随意抽停,但并不能一定证明上诉人未曾有过抽停的情况,且上诉人申请出庭的专家证人谷传耀认可“如果(基)坑内没有地下水了,降水可以停止”,“行业规范规定降水设备要定期保养,降水期间不得随意停抽,但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降水可以停抽”。
综合举证情况来看,上诉人主张其从2011年11月16日开始至2012年7月25日(7月15日交接后又持续降水10天)共降水12877天的事实,缺乏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原审不予支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但鉴于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可证明2012年1月5日之后上诉人仍有降水施工行为的存在,上诉人可在证实具体降水工程量的证据充分后另行主张该部分权利。
关于第四个焦点问题。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条和经国务院批准的《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第七条,对必须招投标的建设工程范围做了明确规定。本案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碧水兰天项目基坑支护施工合同》的,合同估算价为18000000元(发包方供材6000000元,施工费12000000元),依法应属于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庭审中,法庭向双方询问该施工合同是否经过招投标程序签订,双方均表示不明,本院限双方庭后七日内将相关情况书面反馈至本院,但双方均未在该期限内反馈,应视为该施工合同未经过招投标程序签订,应为无效合同。该施工合同无效,上诉人所主张的违约责任丧失合同依据,且其并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停工索赔事实的成立及损失的具体数额,故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至于上诉人主张的2012年7月15日至2012年9月26日停工损失及施工机构迁移费的,该部分费用发生在上诉人撤场后,双方对此也未有另行约定,上诉人的该项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五个焦点问题。本案中,上诉人胜建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杨洋、杨立志、山东三陆公司恶意抽逃出资,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的事实的成立,故胜建公司要求杨洋、杨立志、山东三陆公司对潍坊三陆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审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综上,潍坊三陆公司欠付胜建公司工程款数额应为3174935.75元【原审认定数额(2072947.08元)+预应力锚索工程款差额(3109330元-2182250元)X(1+税率3.41%)+喷射砼工程款差额(568477元-429907元)X(1+税率3.41%)】,优先受偿权的范围亦应调整为3074935.75元(3174935.75元-索赔款100000元)。
综上所述,原审部分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上诉人胜建公司的部分上诉理由成立,其相应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潍民初字第254号民事判决第三、四项。
二、变更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潍民初字第25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被上诉人潍坊三陆置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上诉人中石化胜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款3174935.75元及利息(以3174935.75元为基数,自2012年7月15日至2013年4月15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三、变更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潍民初字第25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中石化胜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3074935.75元范围内对其已完涉案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
四、驳回上诉人中石化胜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7500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共计52500元,由上诉人中石化胜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19817元,由被上诉人潍坊三陆置业有限公司负担32683元,反诉费11282元,由被上诉人潍坊三陆置业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47500元,由上诉人中石化胜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担22249元,由被上诉人潍坊三陆置业有限公司负担2525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爱华
审 判 员  刘卫红
代理审判员  王 楷

二〇一五年二月三日
书 记 员  李 倩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